2020东京残奥闭幕他们是值得关注的残奥军团!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moebachina.com/,东京奥运会

2020东京残奥会正式闭幕,中国代表团累计斩获枚96金牌、60枚银牌和51枚铜牌,高居各代表团金牌榜和奖牌榜的第一位。此外,中国香港代表团和中国台北代表团分获5枚和1枚奖牌,同样为各自地区争光。

适逢东京残奥会,根据残奥冠军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上映。影片讲述了残障男孩苏桦伟在妈妈的鼓励和帮助下跨越无碍,最终成为残奥冠军的励志经历,由监制和主演。

影片“发起人”古天乐坦言,拍这部电影的意义,是希望更多人可以关注残障运动员这个群体,尤其是经历疫情之后,希望大家可以感受奋起直追、永不言败的逆袭精神。

尹志文是最先看中苏桦伟故事的创作者,《妈妈的神奇小子》里,他身兼导演与编剧。过去的七八年里,尹志文一边与苏桦伟妈妈沟通,了解这位残奥冠军的成长史,一边四处寻找投资,力求能够开拍他的传奇经历。几番辗转之后,苏桦伟的故事落到古天乐手上。

古天乐总喜欢向吴君如“安利”剧本,让后者一眼看中的,恰好就是苏桦伟的奋斗历程,“他的故事很励志,很有治愈力,落后的人猛追上来肯定好看。”两人一拍即合,应邀成为《妈妈的神奇小子》的“主心骨”。

正如片名《妈妈的神奇小子》所表达,戏里的两大主角,一是“妈妈”,二是“神奇小子”,全片可以理解为,透过母亲视角讲述一个残奥冠军的蜕变。

吴君如介绍,因为要诠释母亲陪伴孩子成长的历程,她在戏中的角色年龄跨度长达30年,这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于是,接下剧本第一件事,她就找到角色原型,希望了解苏妈一路走来的付出与辛酸。“君如你有什么不怕问,我没什么不可以说。”苏妈见到吴君如的第一面就极其坦荡乐观,给了她极大的鼓励与信心,打消了吴君如原本的顾虑。

在《妈妈的神奇小子》里,尹志文为吴君如设计了不少勾勒角色情绪的哭戏。比如,母子俩在赛场旁看台发生争执,苏桦伟对苏妈“一直不把自己当成正常人”发出“恶狠狠”的控诉,就让后者眼泪决堤;苏桦伟不忍妈妈举全家之力支持自己的梦想,直言看不起自己,也瞬间让苏妈泪奔。

无奈与心疼交织,感动与兴奋并存,吴君如笑谈大量哭戏,“几乎每天都要流五公升眼泪。”

区别于之前监制的电影,她直言这部戏最难的部分,是分别选出扮演苏桦伟三个年龄段的“神奇小子”,“对演员来说,又要会跑步、又要扮残障、又要会演戏,难度很高。”

其中,被吴君如挑选饰演幼年苏桦伟的蔡天诺,本身就是一位残疾人。苏桦伟4岁才学会走路,蔡天诺步行也是跌跌撞撞。小孩走路不易,演戏更难,戏里他努力完成指定动作,成功站起来的一刻,在场“观众”无一不感到动容,纷纷为之鼓掌。

饰演青年苏桦伟的冯皓扬,是一位15岁的新人演员,“苏桦伟是拿过金牌的选手,我演的像不像,观众会知道。”冯皓扬坦言,初登银幕令他倍感压力,为了交出更加真实的表演,他选择在田径场上开启“魔鬼训练”。尹志文回忆,“他是练到所有人都离开田径场了,还在不断地跑,简直勤奋到不像是一个十五岁的年轻人。”

成年苏桦伟由同样是银幕新人的梁仲恒饰演。因为梁仲恒哥哥训练田径项目的缘故,他很早就听过苏桦伟的名字,与他更是同住一个地方的“邻居”。凭借丰富的舞台剧表演经验,在选角阶段,梁仲恒亲自拍摄了一段模仿苏桦伟接受访问的短片向吴君如自荐,成为他拿下这个角色的关键。

当然,看完所有苏桦伟的视频资料,梁仲恒花了半年时间进行田径训练,闲暇时更与苏桦伟一起散步、玩游戏,观察他生活的点点滴滴。被吴君如认为是不二人选,“无论是台词表演还是肢体语言,都是很好的状态”。

就这样,三个演员联合呈现了苏桦伟,导演尹志文禁不住赞叹:“他们真正演出了苏桦伟永不放弃的精神。”

“永不放弃”是贯穿苏桦伟四十年人生的标签。1981年,出生在工薪阶层的他,因为患有罕见的黄疸病,就成了报纸上的“名人”,更是成了被医学界研究的病例,被广泛关注。

当时,不少医生专家就判断,即便这个孩子抢救回来,也需要家里人照顾一生一世。

虽然苏桦伟闯过了人生第一道关口,但最终落下了终身痉挛和严重弱听的毛病。苏妈回忆,“还是幸运,抢救了回来。”她解释“苏桦伟”名字的寓意,其实藏着一份美好希冀——但愿孩子能成长得像白桦树一样伟岸。

白桦树是属于生命力极强的树种。一路走来,苏桦伟亦是如此。虽然从小表达不太顺畅,四岁才慢慢学会走路,但他一直以乐观向上的态度,对待铺满荆棘的人生旅途。

苏桦伟的人生转折落在一次特殊学校田径比赛上,他被教练潘健侣发掘,从此走上职业运动员的道路。从1996年到2012年,从亚特兰大到伦敦,苏桦伟前后5次参加残奥会,收获了6块金牌,迄今为止,他依然是男子200米跑T36级残疾人士世界纪录保持者。

因为这些荣誉,苏桦伟再次进入大众视野;因为这些荣誉,他成了香港人眼中的“神奇小子。”

大概很少人知道,“神奇小子”荣光加身的背后,历遍多少辛酸,留有多少遗憾。

由于肌肉痉挛,苏桦伟平衡力较差,手指无法支撑身体启用起跑器。因此,为了锻炼平衡,他每天苦练俯卧撑,身体实在不能支持的情况,仍用跪姿坚持进行;由于严重弱听,苏桦伟难以第一时间听到起跑枪响,反应会较一般人慢,于是,他反复练习起跑姿势,希望尽快缩小与对手的差距。

虽然每天保持训练,甚至练到满身伤病,但要书写“输在起跑线,赢在终点线”的奇迹,又谈何容易。1996年参加亚特兰大残奥会前夕,15岁的苏桦伟在身体检测时被告知缺铁,机能未能达标。苏妈细想,可能就是家庭条件不宽裕,孩子营养未能跟上。

2004雅典残奥会100米决赛,苏桦伟极有机会冲击金牌,但赛场上,起跑还是慢了,“我知道我(起跑)慢了1秒,本来是有机会追回来的,但因为感冒,状态不好,后面实在追不上。”那场比赛,苏桦伟最终拿了第二名,成为他职业生涯的一大遗憾。

因为残障运动员的比赛奖金较少,拿下无数荣誉的他,出于生计考虑,不是没有想过放弃田径。有好几次重大比赛,假若不是得到刘德华资助,他根本没有足够资金支持自己训练,更别谈逐梦奥林匹克。

好在,披荆斩棘,一切苦难,他都扛下来了。连苏炳添也在社交平台谈到,在他心中,苏桦伟才是真正的“苏神”,“很高兴有人能把他的故事拍成电影。”

除了《妈妈的神奇小子》,改编自苏桦伟在伦敦残奥会勇夺100米跑冠军的电影《12秒58》以及自传《赤道上的金牌》,以多种载体记录了这个“神奇小子”的故事。其中,《12秒58》还是由苏桦伟自己担任主演。

诚然,苏桦伟只是残障运动员群体的一个缩影。东京残奥会闭幕在即,或许这个群体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都很难被大众关注。

但正如苏桦伟所呈现出来的无畏无惧,残障运动员们,同样值得更多人关心与支持,甚至致敬与学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