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英杰:我在解说中为运动员宣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moebachina.com/,东京奥运会

【名嘴面对面】是有中视体育特别推出的一档央视名嘴专访栏目系列报道,定期对话一位央视主持人、解说员,揭秘演播厅故事、狂侃场内场外趣闻轶事、畅谈体育人的热血情怀。本期做客面对面的嘉宾是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著名解说员——周英杰。

毕业于北京体育大学的周英杰,曾是武术散打国家二级运动员,后在内蒙古电视台体育部任职,并在河北师范大学攻读硕士,主修体育解说与评论。2004年,他从“谁将解说北京奥运”选拔中脱颖而出,进入央视,担任举重、柔道、拳击、跆拳道等项目的解说。

采访开始前,周英杰老师在咖啡厅偶遇好友,两位爸爸坐下便开始滔滔不绝地分享育儿经。他五岁的儿子会因为自己总是出差的原因跟自己谈判:“爸爸,我能跟你谈一谈吗?你最近总是不在家,我很生气,你能别老出差吗?”然而采访的第二天,周老师就又打飞的奔向河北的拳击赛场了。周英杰每天就是这样在“陪孩子”的奶爸模式和“拼命三郎”的劳模模式中来回切换。

从内蒙古电视台到央视,北京奥运会让他改写了人生的轨迹;从事解说十余年,对拳击和举重有着融于血脉的热爱。心直口快的他对邹市明金腰带引发的热议如何看待?他眼中的举重运动员私下又是什么样子?关于解说,他早就定下了未来的职业目标……

可以说,北京奥运会改变了整个人生轨迹。2001年7月13日,北京申奥成功,那晚我和同事喝酒喝到天亮,我在想,我作为一个体育评论员,家门口的这届奥运会我如果不能参与其中,绝对是一辈子的职业遗憾。当时我在内蒙古电视台播体育新闻,其实内心是不喜欢的。那时候下定决心,考研进央视,于是开始了北漂生活。

2004年年底,我报名参加“谁将解说北京奥运”的比赛,其实是有顾虑的,5000多人参赛,几乎都是当时的在校大学生,而自己做过内蒙古电视台体育部主任助理、制片人,也参加过几届大型运动会了,在圈子里可以说已经有一席之地。但是还是硬着头皮上了,就这样进入了前十八,进入了央视。

刚开始租房子住,的确很苦,但是这些都是人生的经历,当时如果继续在内蒙古电视台待下去,能一眼看到自己十年之后什么样子,不想不死不活地就在体育部待着播新闻,所以来到北京还是正确的选择。

举重是一个很特别的项目,我跟了有十年了。解说举重更多时候是让大家先看懂举重,这其中学问很深。很多观众以为举重只是比力气大小,其实完全不是这回事,举重的战术是十分复杂的,让观众看懂战术,才会知道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项目。

这届奥运会感受到的更多的是一种情结。举重队一直是奥运的金牌大户,对中国体育的贡献是非常大的。在这十年的解说过程中,和运动员的接触越来越多,我在解说中更能找到情感的宣泄,这种宣泄其实是为运动员们在宣泄。整个举重的转播过程中,我想要把更多的故事讲述给观众,让观众从了解这个项目到了解这个人,从喜欢这个项目到喜欢这个人,更多的是一种情感的热爱。从06年多哈亚运会到现在,我说了三届奥运会、三届亚运会,其实就是为了完成这样一个过程:先是科普,然后是情感的投入,再是感情的宣泄,最后到引起观众的共鸣。

我只要不出差,隔周的周五都会去举重队看运动员训练,一块吃饭聊天,了解一下他们这两周的训练情况,得到第一手的消息。在我看来,举重运动员个人素质非常高,能够拿到冠军的这些人都是双商很高的,人品也很好。举重其实是非常枯燥的一个项目,比赛是跟别人比,但是训练都是在自己练,即使是56公斤这样的小级别项目,运动员一天举起的重量就达到了35吨到40吨。所以很需要耐力、韧性,没有坚韧不拔的精神是根本坚持不下来的。

对举重的情感最早是2000年占旭刚在奥运会上那惊天一举,感动了很多人。后来2006年,多哈奥运会,占旭刚来做嘉宾,和他聊起那场比赛,他说当时没有别的想法,就想“死也要死在举重台上”,我觉得举重可以把人无限的潜力激发出来,从那之后越来越多地关注举重,也爱上这项运动。

在前不久的深圳世界拳击发展论坛上我说过这样一段话:“在春风春雨的滋润下,拳击市场中草也长苗也长,甚至很多草长得比苗还旺盛还疯狂,但是很多草并不是什么好草。”我记得第一次转播英雄榜的时候,很多人反映说这是什么玩意这么血腥,但是现在,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拳击,成为大的趋势,乱七八糟的比赛太多了,我觉得未来一段时间,中国拳击最需要的就是除除草、打打虫,别让草影响好苗的成长。目前搏击圈的选手素质也是参差不齐的,选手个人和拳击市场一样,草与苗并长,都需要一些规范。

我首先非常肯定邹市明的个人成就。第一个三届奥运会有奖牌、三届世锦赛金牌、转职业拿到职业拳王的中国人,可以说他是拳击历史上第一人,至少目前没有任何人超越。 我和邹市明个人私交也很好,以他这样一个年龄还坚持在拳台上确实不容易。我觉得邹市明这一次被媒体“黑” , 实际上是因为他的经纪团队的一些不适当的言论、行为造成的, 他可以说是“躺枪”。说回比赛,杜文杰在比赛中说了一句坤比七就是一个三流选手,我认为这个评价是非常中肯的 ,而且这个三流选手那天的表现还不如上次和邹市明的比赛,尽管过去几十场比赛都是KO或者TKO获胜,但是你要去查一下对手是什么成色。不过这就是职业拳击,邹市明是在合理的规则之内拿到了金腰带,本身都无可厚非。

我记得刘嘉远之前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风格不是自己给自己定位的”,我很赞同。解说其实就像比赛中的一个击倒一样,一个漂亮的击倒是因为各种因素糅合在一起的时候发生的,你在比赛中越想击倒对手就越难做到,解说风格也一样,是一种自然而然形成的东西。我没有刻意追求风格,但是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首先一定要专业,你要解说这个项目首先你要成为这个项目的专家,至少是在成为专家的路上。另外一点就是情感的表达,让观众通过你的表达愿意看这个项目,然后通过你的解说了解并喜欢这个项目。我没有刻意去追求一种风格,也没有给自己定位一种风格。

在里约奥运会上,您和张国政老师搭档说举重,某场比赛也引起网上的热议,您和他搭档有什么感受?

你是说那场张国政爆粗口吧哈哈…我们俩太熟了,都是94级北体大的,就是因为太熟了,有时候我真的是hold不住他。他是运动员出身,这届给我们担任嘉宾是以国家男队副总教练的身份。所以当拉希莫夫最后举起来裁判亮白灯的时候,的确很有争议,张国政表达愤怒的情感我是理解的,但是我回来还跟他说,你坐在这个位置上,骂人是不合适的,解说中我也往回找补了。但是他那性格就是那样,大家对这个情感上能接受,毕竟是站在咱们运动员的角度上说话。

一个是这届奥运会上龙清泉的夺冠, 170公斤是他巅峰时期能举起的重量,其实这次里约奥运他的状态不在最佳,最后逼着自己要到这个重量并成功了,是意外之喜。

一个是仁川亚运会上田涛最后一把举起218公斤,那是16年没人碰过的世界纪录的,当时罗斯塔米等着看笑话呢,但是谁能想到他举起来了,我当时拍着桌子站起来喊:“田涛!虎口拔牙!

拳击中也有印象深刻的比赛,就是去年三月自己打脸的邹市明和伦龙的比赛,我一边看一边打分,我判的116:113 邹胜,嘉宾也赞同我的看法,我在解说中就把话说满了。其实有几个回合是判给谁都能说得过去,结果最后裁判给的分数和我的一样,但是判伦龙胜。镜头切回演播室,我和嘉宾大眼瞪小眼,挺尴尬的,我最后还写了检讨。只能说这就是职业拳击的魅力吧。

早都规划好了,我想当自己白发苍苍的时候能够像巴菲尔一样,往台上一站,观众立马会说“哟 ,他出来了,重要的比赛该开始了!” 像巴菲尔一样是我在解说领域希望能达到的成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