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维通信2020年亏损167亿元背后:大股东实控人牵涉多案 公司控制权陡生变数

奥维通信3月17日晚间披露2020年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79亿元,同比减少22.3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盈转亏,亏损1.67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由于去年的司法拍卖,目前公司控股股东与二股东持股比例仅相差3.32%,控股股东还牵涉多项诉讼,实际控制人涉嫌犯罪已被提起公诉,公司未来的实际控制权或还将生变。

1.67亿元的巨额亏损,创下奥维通信上市以来的亏损新纪录,也让公司上市至今累计实现的净利润由正转负,共计亏损8482.67万元。

奥维通信主要为运营商提供移动通信网络优化覆盖设备及系统,于2008年在深交所中小板挂牌上市,公司曾两次从市场直接融资,但几个募投项目最后的实际经营情况都远未及预期,并未让公司实现更好发展。

2013年,在原有无线通信优化业务的基础上,公司拓展新领域,对养老信息化、工业传感网等业务进行布局。在2014年年报中,奥维通信曾表示,将立足于通信及信息化领域,实行多元化发展战略,2017年,在公司控股股东发生变化后,奥维通信的业务又扩展到红木、珠宝玉石贸易等领域。

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以来的8年中,奥维通信扣非后归母净利润有5年都是亏损的,其余3年每年盈利也仅有数百万元。

对于2020年出现的大额亏损,奥维通信在年报中解释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上半年公司及上下游企业复工延迟,公司整体业绩受到较大影响,公司红木家具、翡翠原石销售受到较大的冲击,公司计提减值准备,也减少了当期利润。

“适度的相关多元化可以强化产业链、供应链,进而强化主营业务的竞争力,但部分公司频频涉足与原有主业跨度较大的新业务,甚至非相关业务,又做不到投资层面的多元化与运营层面专业化的良好结合,所介入的业务就很难实现好的发展。”对于企业多元发展问题,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认为,企业在多元化发展中,一方面要注意与主业的协同性以及对强化主业的作用,另一方面在运营层面必须实现足够的专业化。

某上市公司董秘骞军法认为,多元战略,最好各元素(业务)能起到协同效应,否则管理成本太大。

浙江晓德律师事务所创始人、主任陈文明认为,企业多元化发展是极具风险及机遇的一步,由于跨度大,跳脱企业熟知的领域到陌生的领域是极其危险的。

奥维通信上市初期,股权结构一直较为稳定,王崇梅、杜安顺夫妇与其子杜方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74.01%的股权。2011年非公开发行完成后,三方持股比例下降到66.59%,后经数度减持,三人持股在2016年底时已经下降到46.97%。

2017年,杜方、杜安顺、王崇梅将部分持股转让给了瑞丽市瑞丽湾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丽湾”),杜安顺和王崇梅清空了所有持股,杜方持股比例也下降到19.02%,退居二股东,瑞丽湾以27.95%的持股比例成为公司控股股东,董勒成变为新任实际控制人。

此次转让后,杜方与瑞丽湾也曾相处融洽,瑞丽湾当初还向杜方提供过第三方担保。一直到2018年底,奥维通信的管理架构和高管团队基本未发生变化,杜方继续出任董事长。

2019年3月份,瑞丽湾股权结构变动,原股东景成集团退出,潍坊润弘入主瑞丽湾,单川、吴琼夫妇成为其新任实际控制人。不过,由于奥维通信董事会、监事会在2019年初刚完成换届,单川、吴琼夫妇成为实际控制人后,在奥维通信的董事会、监事会中并没有提名代表。“话语权”的缺少,也为后来的“新主逐旧臣”埋下伏笔。

2019年6月份,瑞丽湾提请召开罢免李继芳在奥维通信董事职务的临时股东大会,遭到董事会和监事会否决,同年7月17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moebachina.com/,澳维超瑞丽湾决定自行召集和主持股东大会。股权占优势的瑞丽湾在后来召开的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将李继芳罢免,各方矛盾进一步激化。在此期间,奥维通信相关公告显示,瑞丽湾还涉及数场纠纷,所持公司股份也已全数被冻结。

再后来,代表瑞丽湾一方的公司总裁张国全、副总裁郭川臣表示无法保证2019年半年报内容的线月份,杜方向沈阳市浑南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撤销罢免李继芳的那次股东大会决议,并申请了行为保全,法院裁定在判决生效前,公司不得执行该股东大会决议。在后来召开的董事会上,张国全和郭川臣在公司的职务被解聘。

经此一役,单川、吴琼夫妇几乎完全落败,后来召开的历次股东会,也再未见瑞丽湾参与投票表决。

3月15日,奥维通信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单川因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被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提起公诉,目前案件尚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进一步审理中。

有不愿具名的律师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提起公诉说明检察院认为犯罪嫌疑人犯罪事实已经查清,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陈文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上市公司需要公开披露公司的各项信息,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实际上是公司这艘航空母舰的掌舵人,对公司有着重要影响。

记者注意到,因与原实控人杜方、杜安顺、王崇梅股权转让纠纷一案,2020年,瑞丽湾所持有的部分公司股票被司法拍卖,其中1700万股卖出,流拍的150万股被裁定给杜方,自此,杜方持股数上升为6937.5万股,与控股股东瑞丽湾的持股已经很接近。

公开信息显示,自2019年第三次临时股东会到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会之间,奥维通信股东会上参与现场投票的股东只有1人,持股数量为6787.5万股,与杜方当时持股数正好吻合。自2020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起到目前为止,历次股东会上参与现场投票的股东也为1人,持股数为6937.5万股,与变动后的杜方持股数额也是一致的。

自通过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罢免李继芳后,瑞丽湾缺席了后来召开的历次股东大会。而罢免李继芳的那次股东大会决议,也已在2020年被法院正式判决撤销。

除了与杜方等人的股权转让纠纷,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瑞丽湾还涉及与万向信托金融贷款纠纷、与杜方民间借贷纠纷等多个案件。据奥维通信2020年的相关公告,瑞丽湾因与华鑫国际信托融资质押到期未履约一案,其持有的4972.5万股公司股票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开拍卖,后因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瑞丽湾移送破产审查,该次司法拍卖才中止。

单川被提起公诉,瑞丽湾牵涉多起纠纷,所持公司股权悉数被冻结,多个案件尚未执行完结,公司的实控权未来仍充满变数。

骞军法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实控人变动多,上市公司战略就相对多变,并不利于公司的稳定。

柏文喜认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及实控人频繁变动会导致企业战略及管理风格的不确定性增大,甚至导致企业主营业务的频繁调整,对企业经营的稳定性与可持续性负面影响较大。

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奥维通信董事会又有小幅调整,原实际控制人杜方已经重新当选为董事长。由于瑞丽湾的缺席,目前在股东大会层面,杜方实际上发挥着绝对的主导作用。

未来,奥维通信控制权是否还会发生变化,杜方能否带领公司走向好的未来,一切都将拭目以待。

Leave a Comment